ミツハの一族-PL.jpg

因家鄉安邊水源枯竭,全村移居到北海道白石村的小安邊,連同傳統信仰也一起帶來。八尾清次郎原想擺脫八尾家族的命運而到外地讀書,因堂哥八尾庄一去世而不得不回到小安邊,成為下一代的烏目,幾次解決留在人世間鬼魂的心願,同時清次郎也為水守和富雄帶來改變,讓原本只是守著本份的水守和富雄,對未來產生目標與夢想,不會成為帶著遺憾而離開人世的鬼。
夕陽照亮宿舍院子裡染上秋意的樹木,清次郎放在桌案上的電報,也被玻璃窗外灑落的餘光染上一層淡橘。微風送來略略變黃的銀杏葉,輕聲落在窗框上。我很喜歡故事開頭的這段描述,富有詩意的季節感讓人產生畫面。
北海道帝國大學醫學院學生八尾清次郎,收到堂哥八尾庄一去世的電報,於是趕回小安邊,橋野富雄隨即帶他去見水守大人。八尾家族的男性為烏目。女性為骸目,具有鎮壓鬼神的力量。而水守就是具有骸目的女子,傳說中的水守都很醜,一般人不得接近,烏目在黑暗中會看不見,水守在黑暗中能看得很清楚卻極度怕光,一出生就被隔離撫養,水守只聽命於烏目。以稻作為生的村民們,必須依賴水源,而水源關係著村人的命脈。小安邊的村民堅信井水變濁時,水面上站著不捨離去的鬼。當有死去遺念未了的鬼徘徊在安邊池的水面時,水源的守護神水守會來到安邊池旁,水守聽從烏目的命令看鬼;唯有烏目的命令,水守才肯說出自己看見的東西。清次郎原本排斥被迫承擔宿命的烏目之職,在見到美麗的水守後,馬上改變主意。
「我答應『妳』,有朝一日,我會解開『妳』的痛苦。」這是烏目清次郎對水守的承諾。也成了清次郎立志當眼科醫生的原因。
水守只能看到鬼的動作但聽不到聲音,再由烏目聽完水守的描述並調查死者生前的生活來解開死者的遺念,當中清次郎感受到水守如籠中鳥般軟禁在屋子裡,他決定教水守讀書認識外面的世界。
可是,清次郎卻突然死去成了水面上的鬼,富雄接任新一任的烏目。在解開清次郎的遺念同時,富雄和水守也因為清次郎的影響而做出了改變,邁出新的一步。
作者介紹 
乾路加(乾 ルカ) 
一九七○年北海道札幌市出生。二○○六年以短篇小說《夏光》榮獲文藝春秋主辦的「All讀物新人獎」,進而出道。二○一○年以《回到那一天》入圍直木獎,並以《重逢》一作入圍第大藪春彥獎。近期代表作有《能力交換屋》(天培)、《十一月的茱麗葉》、《向森林祈願》等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itaya 的頭像
militaya

希理呼嚕的貓

milit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