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1

於2002年的夏天在日本播出,收視率始終在個位數,台灣也沒有播出,若不是此次趙寅成與宋慧喬的新戲《那年冬天,起風了》提到是改編自日本電視劇,我想我不會注意到這部日劇。開場是隆重的喪禮,失明的鷹園亞子(廣末涼子飾)流不出眼淚的眼睛,漠然的神情。亞子繼承父親龐大的遺產,多年來她一直尋找離家的哥哥禮慈。白鳥禮治(渡部篤郎飾)是生活在燈紅酒綠,對女人說著甜言蜜語的牛郎,是新宿歌舞伎町裡的傳奇人物。因女客人盜用公款給禮治的事情曝光,禮治以教唆罪名入獄服刑半年,出來發現自己背負七億三千萬的債務,還款期限只有二個月,若還不出來只有賠上性命。此時自稱真壁恭一的律師出現在走投無路的禮治面前,原來是之前跟在禮治身邊的為五郎(本名是鷹園禮慈)在鎌倉的妹妹為尋找分離的哥哥而來找他。禮治為債務決定假扮「鷹園禮慈」,成為亞子的哥哥進入鷹園家。

natsu-2

我很喜歡主演的渡部篤郎,他在這齣戲的表現,令人信服,在他詮釋下的白鳥禮治略帶沙啞、磁性的聲音,滄桑的臉龐、眉間一抹憂鬱、走路的姿勢、抽煙的模樣,讓人感覺根本就是他自己。滿口的謊言禮治生活在紙醉金迷、沒有真愛的歌舞伎町中,他最拿手的就是讓女人心甘情願為他奉上大筆的金錢,禮治說女人的心啊,只有愛,什麼事都可以原諒。男人的心,只要有錢就可以掌握住。所以我只相信金錢。
為五郎問他為什麼叫禮治,他回答因為是在晚上12點被丟在路上的,所以叫做禮治。一個臍帶還沒斷的嬰兒,就被人冷酷的丟棄在大街上的,所以叫做禮治。隨口說出便是謊言,你永遠無法從禮治口中得知他此刻說的話究竟是真是假。
廣末涼子飾演的女主角亞子是個失明人士,因只能透過聲音與人溝通、憑著聲音辨別眾人所說的話、感受他人的真意,所以一開始沒有過多的表情。在黑暗中,她唯一的一點點光芒、一點點色彩,是童年與母親、哥哥一起生活的回憶,亞子說不能看見的東西,都不能相信,可是她的眼睛卻不能看見東西,對她來說,沒有人可以信任,她是被遺棄的人。因此她將自己封閉在家及她常去的尼羅河咖啡廳。

natsu-5

當白鳥禮治和鷹園亞子這兩個不相信愛的人相遇,看著亞子緊抿的嘴和緊握著手杖的手,禮治在心裡這麼說當我看到她,我覺得我們倆個有很相像的地方。
亞子第一次感受到家人的感覺,是哥哥對待她的方式不像其他人的小心翼翼,要亞子自己收拾碗盤,帶亞子散步。
當兩人站在月台上,亞子流著眼淚說殺了我吧,禮治最後還是把她拉回安全的位置。一旁看著一切的討債大叔說這是意料之中的行為。
禮治扮演「禮慈」下足功夫,學點字,帶她逛祭典,他將亞子留在人來人往的祭典中,走到遠處觀察亞子,亞子卻是帶著微笑手中緊擁著禮治給她的點信等他,此時的他已開始動搖,從他把亞子拉回的那一刻開始改變而不自知。
不自己出門的亞子竟然自己上街,從搭電車開始,不小心掉了錢心鼓起勇氣請求助,在路上,遇到亂放的腳踏車阻擋去路,她大聲的請別人幫忙。到百貨公司,尋找當初和小楓逛街看到的戒指,一路跟蹤的禮治與奈留以為她是要買給未婚夫五十嵐,沒想聽到亞子對店員說是要送給我哥哥的。站在不遠處的禮治,震驚到眼裡只剩亞子的微笑。
當她頭痛昏倒在街上,嘴裡喊著哥哥,救我時,禮治毫不猶豫的向前奔去,卻被奈留拉住他,要他別忘了他們來此的目的。在醫院做完檢查,得知亞子只剩下半年的生命,對於亞子的病,禮治毫無隱瞞。亞子這麼對禮治說我不相信神,因為祂根本不存在。
起初鎮定的亞子,在重新找回禮治送給她的那顆彈力球後崩解。原本已經不抱持生存希望的亞子,在禮治的懷中,她哭著說著我不想死禮治緊緊抱著亞子,我不會讓妳死。
亞子告訴禮治,其實她有收到過一次哥哥寄來的信,她請尼羅河的老闆唸給她聽,她知道哥哥曾和一名叫禮治的人一起生活,信中充滿了對禮治的崇拜,她說她想見見他。
亞子好奇的問禮治是怎樣的一個人?禮治回答他不是一個好人。亞子再問為甚麼叫禮治?
禮治說著之前曾回答過禮慈的答案,一生下來就被父母丟棄,所以叫禮治,午夜12從被垃圾場撿回來,所以叫禮治。不曉得為什麼,在亞子的面前講出來,感覺卻像真的。
亞子對禮治說想要放暑假。於是禮治要奈留幫他準備機車,忽略奈留不滿的情緒,帶著亞子來到小時候抓螢火蟲的地方。因為想要亞子開心,他對她說有很多螢火蟲,但是亞子戳破了他的謊言,即便後來真有一隻螢火蟲出現,亞子仍叫禮治不要再說善意的謊言了。
決定不讓亞子死掉的禮治替亞子換醫院,他為能看那位醫生的診,向討債的拓郎下跪請求幫忙。
亞子想讓禮治看自己穿新娘服的樣子,答應五十嵐的求婚。奈留聽到笑子姨與五十嵐的對話,知道原來他們計劃讓亞子因病去世,好得到遺產。
而亞子因太想見白鳥禮治自己一個人跑到歌舞伎町找人,危急之際幸好被及時趕到的禮治救出。禮治在幫亞子找的新醫生那聽到不可置信的事,請奈留來接亞子後自己跑去找亞子之前的主治醫生。
在禮治與笑子姨與五十嵐攤牌時,奈留故意帶亞子回家,讓她聽到一切真相,得知圍繞在身邊的陰謀。如同知道自己的病一樣,亞子不動聲色,隔天做了一大桌豐盛的菜並請大家出席,在餐桌上分配遺囑並攤牌。
她感謝笑子姨對她多年的照顧,她知道笑子姨其實討厭她。她感謝五十嵐對公司的貢獻,但她知道他並不愛她。她對未失明前常常欺負小楓感到抱歉,她知道小楓對她現在的處境是抱著幸災樂禍的態度。最後,她要大家吃完東西就離開她家,不再見面。
笑子姨質疑她對大家攤牌,卻獨獨少了她的哥哥,亞子的回答是因為我愛他。聽到亞子的回答,禮治只是謝謝亞子給他的一億,並開始吃東西,見此,大家也默默的開動。在只剩下亞子與禮治的餐廳,亞子請禮治默默離開不需跟她道別,禮治不平常的表情看著亞子,片刻留下一句再見離席。
大家都走了,房子變得空蕩蕩,一切又回到原點。亞子走進禮治的房間,摸到他沒帶走留下的音樂盒,強忍已久的表情在此崩潰。

natsu-4  

拿到了錢,仍有6億多的差額,禮治又回到原本的生活,距離償還債務的期限也只剩下兩個禮拜,他編著可憐妹妹的故事加上一枚戒指,從女人身上得到不少金錢,看著變回過去的禮治,奈留感到高興。
對女人面不改色的說著愛的謊言,一顆滾落到他腳邊的彈力球,令他想起什麼,他試探性的問旁邊的女人對這顆球的重要性?女人毫不在乎的說我要這球幹什麼,並將球丟遠,禮治看著被她丟棄的彈力球,迎面而來的卻是亞子的身影,明知她看不見,禮治急忙的拉住身邊的女人擁吻,眼睛卻看著從他們身邊走過的亞子。
他回到鷹園家,帶著亞子到一間可以看到海的房間。兩人扮演著客人與牛郎玩著幸福遊戲,演著說著,應該是謊言,到最後卻慢慢成了實話。禮治告訴亞子,在失去詩織後,她是讓他找回愛人能力的人。
早晨醒來,因看不到亞子在到處尋找,沒想到亞子在浴室割腕,只因她想要幸福的死去,太想要留在這一刻。慌亂的禮治急忙包紮她的傷口,他大吼這算是什麼幸福???
禮治回家幫亞子整理行李帶她去新西宿醫院接受手術,他要真壁律師幫亞子顧家等她回來,並對真壁律師說以後找人要謹慎些,沒想到真壁律師對禮治說我認為我找對了人,我找到一個對亞子而言,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說的真好。
期限已到最後一天,還欠1億,禮治來到死對頭泥島的賭場孤注一擲,令人意外的是奈留也在場,還說要取代他成為新的禮治,禮治聽到亞子的病情加重,還是選擇了亞子離開賭場。在醫院門口等他的是討債的拓郎,他跪在拓郎面前請求再給他一些時間,哭著說我愛她,她是我的生命之光啊!拓郎告訴禮治這是他第一次聽到禮治用真心說出我愛她,他決定用1億元買下它,成全禮治。這個交易還真貴。
把禮治視為神的奈留,他希望可以成為像禮治一樣,不相信愛,不顧別人死活,不希望禮治改變,看到這樣的禮治無法接受,與其讓禮治哥毀滅,不如讓他死在自己手上,於是追來醫院刺了禮治一刀,禮治沒有責怪,他抱著奈留說謝謝你把之前在歌舞妓町的那個禮治給消除掉了。想看亞子最後一眼的禮治,最後體力不支倒在血泊中。
手術成功的亞子恢復視覺,張開眼第一個想見到的就是禮治,但禮治沒有依照約定出現。笑子姨好像又回去跟亞子一起住。而亞子身體復元後,到處找禮治。她到花店找季里子,因季里子是唯一知道他下落的人,季里子指著天空。

natsu-3

看到這我還以禮治真的死了,沒想到鏡頭一轉來到機場。
禮治與奈留兩人在機場討論要去那個國家,禮治想離開,因亞子不知道他的長相,想讓亞子忘了他,找尋適合她的幸福。禮治看到趕到機場的亞子。因找到不到禮治,亞子決定閉上眼睛感受禮治的存在,當眼前出現那個人,一切豁然開朗。亞子看著禮治說終於找到你,因為每次都是你來找我,你每次都一定會找到我,所以這次,就由我來找你,用不著騙我說你不認識我...
其實想想笑子姨也很可憐,大半輩子奉獻給鷹園家,原本她是疼愛亞子的,但亞子無視她的態度,讓她由愛轉恨。厲害的是,禮治戳破了她的謊言,她竟然第二天仍能沒事般做著自己的工作。而季理子原來也喜歡禮治,她寧願禮治永遠只愛著姊姊,也不要他愛上別人。所以,她看出禮治的動搖,而不停的在禮治身邊提醒他姊姊的死去是他的錯。關於詩織,年輕的詩織懷了禮治的小孩,對自己沒有信心感到害怕的禮治要詩織拿掉小孩,難過的詩織才會騎機車出車禍過世,後悔自責的禮治再也無法愛人,變得不相信愛情。
看完的感覺是,白鳥禮治是渡部篤郎,鷹園亞子是廣末涼子,兩人誰都無法取代。而配角的籐原龍也最後也很搶眼呀。現在無法避免自己會忍不住拿渡部篤郎與廣末涼子詮釋的禮治與亞子來跟趙寅成與宋慧喬主演的韓劇做比較了。
看到近期的渡部篤郎,越來越有大叔樣了
http://aa2008bk.mysinablog.com/index.php?op=ArticleListing&postCategoryId=165424natsu-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itaya 的頭像
militaya

希理呼嚕的貓

milit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花月痕
  • "把禮治視為神的奈留,他希望可以成為像禮治一樣,不相信愛,不顧別人死活,不希望禮治改變,看到這樣的禮治無法接受,與其讓禮治哥毀滅,不如讓他死在自己手上,於是追來醫院刺了禮治一刀", 經過格主這樣詮釋, 才稍能理解! Great!